元旦南行漫记之漫漫长路

元旦的钟声还没有敲响,我就匆匆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虽然从北京到新乡的这条路我走过了无数次,可是这次心情还是大不同。以前回家,有站着的有坐着的,还有大家挤在一块的。记得最辛苦的一次,从新乡站一直站到了长春,整整站了24个小时。当最后坚持到学校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要瘫了。这次回家,已经不是学生了。虽然不是很富裕,我还是买了一张卧铺的票,也算彻底的奢侈了一把,改善一下过去学生时代出行的艰辛。没有买到下铺,只有中铺了,也好,总比坐着回家好多了!
 
列车开始检票了,北京西站那宽大的候车大厅里还是显得有些拥挤。在排队检票的队列中,有扛着铺盖卷的民工,一脸的疲倦和沧桑;有夹着公文包的老板,发亮的皮鞋和皮衣显示出与那些民工截然的不同;有背着背包,一身学生打扮的年轻人,显得略显焦急和无奈;有相拥低语的情侣,时而低声嬉笑,时而相视无语;还有带着孩子的,明显是出门探亲的。
 
“检票了,检票了,都排好队”,车站工作人员,确切的说应该是车站的值班小姐,用那略显不耐而又带有一种威严的口气对站在最前面的几个民工大哥使劲的吼到。排队的人群一下紧张起来,有人不知觉得开始往前挤,还有人跨过供旅客休息的长椅,跳到队伍的前面,试图加进排队的人流。人们开始一步一步地往检票口挤过去。扛包的扛包,拉箱子的拉着行李箱,还有背着背包的,人们都在紧张的期待着赶快检票、上车。
 
有几个企图加塞儿的年轻人,从长凳上跳过去,还没有挤到排队的人流中,被站在一边的车站民警发现,于是引来了一顿喝斥: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几个,从那过去的,谁让你们从这跳的,给我出来!说你呢,别装没听见,我过去就没你的好,赶快出来上后面排队去!
 
怎么着,你想不想坐车了?出来。。。。。。“
 
极不情愿的小伙子不敢跟警察同志顶嘴,嘴里嘟哝着什么,磨磨蹭蹭的往后面走。
 
检票口就像一个高压水管的喷口,检完票的人拖着自己的行李喷向站台。说是走,其实更确切说应该叫跑,因为大多数人基本都是一路小跑冲向月台的,争先恐后的样子就像怕被火车丢下似的。我随着人流流到月台上,呵呵,太好了,一下天桥就看见了自己的12号车厢。赶紧走过去,拿出票让列车员看看,登上了即将带我南下的列车。
 
车厢里有一点昏暗,可能是走廊上的灯还没有完全打开,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17号铺,把行李放好,哈哈,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了。这时候才注意到,我下铺的是个老太太带着他的小孙女,还有送站的明显是她儿子。”妈,你俩到家了给我来个电话,我回头叫爸去接你们。“”你走吧,别管了,没什么事。”“妞妞回家听奶奶的话阿,爸春节回去看你们,给妞妞带好吃的好玩的。”“我知道了,我还要给爷爷背唐诗呢!”孩子一脸的稚气,可爱极了!
 
其他人还没有来,开车时间还早,可是又没有什么事情,我索性钻进被窝里看书。哈哈,为了不至于路上无聊,我给自己买了一大堆吃的喝的,还带了一本书。被窝里有点冷,空调还没开。也好,脱了外套盖上被子还不至于热。打开头边上的灯,拿出书,开始看起来。刚看了几页,就不想看看了,干什么呢?
 
拿出手机开始发短信,给小甘发,给几个哥们发。哈哈,还有人回,于是开始了漫漫的聊天。
 
火车车厢里的人陆续多了起来,大家一个个都找到了自己的铺位。说来也奇怪,我上铺的,从头到尾我都没看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家伙什么时候上来的我都不知道,可能是我来聊天聊得什么都忘了。
 
火车启动,徐徐驶离了北京,喘着粗气拖着疲惫的身躯跑进夜幕中。铁路沿途的灯光快速的响车尾的方向跑去,直到消失在夜色中。耳边传来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还有机车那嘈杂的轰鸣。卧铺车厢里的人们也都钻进自己的小被窝里去了,基本没有聊天的,偶然传来列车员来回走动的脚步声。夜里12点了,竟然还有一个长春的夜猫子校友给我发短信,呵呵,好啊,于是又开始了一顿神聊!
 
等周围一切都寂静下来,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有人打呼噜!
 
My God!方冰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在我睡觉的时候有人在旁边打呼噜!那样的话我根本就没法睡觉了。痛苦啊,怎么赶上这么个主儿?敲敲床沿,对方似乎还在睡梦中神游,完全置对方俺与不理不问。啊……..疯了……
 
看书,我看书,困得实在不行了就好了,于是开始了“勤奋夜读”!
 
火车到石家庄站了,夜里两点多。车厢里有点热,躺在铺位上睡不着有点难受,于是下了铺走出去透透气。苍茫的夜色中,略带白雾蒙蒙,看不清远处大厦上的灯光!列车员一个人站在站台上,在寒风中虽裹着大衣仍然有点儿颤抖!
 
火车开了,徐徐驶出熟悉的石家庄车站,又一次冲进了无边的漫漫长夜。
 
趁着刚开车,去了趟卫生间。回来又躺到了铺上,打呼噜的那个哥们似乎有所收敛,于是抢占机会赶紧入睡。可是没过多久,耳边又响起了那熟悉而又讨厌的呼噜声。只好在昏暗的车辆里,静静的躺在自己的铺上,紧闭眼睛,心里极力不去想那呼噜声。静静的默默地迫使自己进入梦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昏昏沉沉的,迷迷瞪瞪,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凌晨5点半,随着列车员轻轻的呼喊,“换票了”,方冰从睡梦中惊醒!5点半了,快到新乡了!天,终于到了,终于可以不受这非人的煎熬,马上就要脱离苦海了,方冰的心突然激动起来!
 
旅途结束了,走下火车,看到了熟悉的“新乡站”的牌子,有一种离家很久的孩子看到亲人的感觉!走出新乡站出站口,才6点来钟,天时尚早,夜空中挂着几颗星星,因薄雾蒙蒙的看不清亮光,显得非常微弱!
 
给彦强打个电话,直接走向了汽车站!赶上早上的班车,再过一个小时就到家了。想起马上就要坐在家里的餐桌前喝着热腾腾的小米粥,还有妈妈做得香喷喷的可口菜,心里不住的得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