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七天乐-我的国庆流水帐

十一黄金周过去好几天了,回头看看,盘点一下。
这个黄金周大体上分为两部分:休整(前三天)和回家帮爸妈种田(后四天)。
 
先说休整部分。
 
十月一号这天,起床挺早,八点多九点来钟就起来了(,平时周末还睡到10点左右呢!)。到沃尔马买了点吃的东西,要了一面小国旗,欢天喜地回家了。回到家里,收拾一下房间;简单吃了中午饭;睡觉;看电视, 一直玩到晚上六点多,考虑到二号要去龙庆峡,就又去沃尔马买了点儿出去玩吃的。回来给“路人贾”打个电话,约好时间。
 
十月二号早上七点多钟起床,洗脸,刷牙。正刷着呢,路人贾的电话了,赶紧收拾下楼出发。
坐城铁西二旗下车再转运通114到西三期。其他几位哥们儿已经到了。坐上919路公交车,就出发了。车上人挺多,站了一路知道过了八达岭长城才有座位。哥们儿打牌的瘾真大,在公交车上就“开赌”了。上午十一点钟左右,我们一行六人来到了传说中的“龙庆峡”。先吃午饭,在龙庆峡下的一个小饭店解决。期间点完饭等的空儿, 在饭店继续开赌。每人一碗面搞定。买票,照相,游玩,上到大坝上,爬山。爬上去再下来,下到半山腰继续打牌,一直达到下午四点左右。坐车直接回家,回来的路上,哥们儿在车上又打牌。
 
这一天,打了半天牌,哥儿几个没事一人花几十块钱去龙庆峡打牌了。哈哈
 
三号在家收拾东西,买点带回去的,提起包包坐车回河南老家了。晚上10:30的卧铺。
 
再说回乡种田这四天。
 
十月四号早上六点,睡梦中被列车员叫醒,到新乡了。下车,给彦强打个电话,去汽车站买了张返程的车票。坐上回家的公车,半小时候就到了乡里妹妹家。刚下车走到妹妹家门口,她就出来接我了。我奇怪问她怎么知道我下车了,妹妹说听见汽车停了。哈哈,我说呢。(妹妹家就在公路边上)
 
跟妹妹妹夫一起回到我家,爸爸妈妈都在家里,还有大姨和表妹,都在等我回家吃早饭呢。
 
这四天忙了很多事情:去县里逛街,跟同学玩,浇地,跟街坊邻居闲扯淡。不过最值得记一笔的有两件事。
 
一是经济上损失惨重:借给铁哥们¥3000大洋;给爸爸妈妈每人买了一份重大疾病保险,花了¥3000多。
这样下去,前前后后进去¥7000左右,辛辛苦苦积攒的买笔记本的钱就没有了。看来只得继续积攒了。还好有台式机可以用,彦强不用了,我拿回去继续用,顶一阵子再说。
 
二是仍然没有跳出“历史规律”:回家四天,病了两天。先是发烧,打了一针,好了;接着就拉肚子(回到家里,水土不服啊!),上吐下泻的搞的俺精疲力尽。还好,挂了两大瓶吊针,好了!哈哈,值得纪念!
幸福的是在家里生病,有爸爸妈妈妹妹外甥一帮人照顾,幸福的不得了!要是在北京生病,那可就惨了,孤孤单单地没个人照顾,那多可怜啊!
 
七号晚上,坐豪华卧铺大巴回京。
 
八号早上六点到北京六里桥车站,六点半到家里,先睡上一觉,八点起来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精神矍铄地来上班了。
 
这就是我的黄金周!你怎么过的,share一下啊?
 
 

One Reply to “十一七天乐-我的国庆流水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