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偶读有感

最近在看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斯塔夫理阿诺斯的名著《全球通史 - 从史前人类到21世纪》,刚看到1800世纪左右的世界历史。说真的,站在全球史观(我们从小学到大学学到的所有历史都不是全球史观)的角度来看待人类历史上的各个重大事件(多数是战争),其中没有一件是因为某个人的意志而发生的,甚至战争的发生都不以人民的意志为主。
 
和讯博客上有一篇叫《美国真的会侵略中国吗》的文章,一位78岁(作者自称,本人未予考证)的老者出于对自己年龄和阅历的自信,给了我们很多貌似堂皇的观点。本人不敢也不会否定他老的观点,因为我也不知道将来的人类有没有智慧最终通过战争之外的方式来解决人类面临的诸多重大课题,也不知道我们的党的英明领导是不是在想着美国会不会侵略中国,或者美国的民选总统在想着中国会不会去侵略他们。出于不同的背景、阅历和知识认识,得出不同的观点,是常事。只是冰块不能完全苟同而已,这里只作涂鸦之探讨,表述一下不同观点。
 
当是站在全球史观的角度来看,当一种文明或者利益集团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出现内部不可调和的矛盾,而通常的解决方式就是转移矛盾,必不可少的就是对外的扩张和侵略。历史上是赤裸裸的军事扩张,现在世界则是军事、政治和经济多种手段。这一点从近期美国的一系列事件可见一斑。当不同的势力扩张的某个重合点时,冲突就不可避免。只是某个时期,一方强大的足以威慑对方时,双方才会坐下来谈判,然后签定某种形式的和约之类的利益划分协定以维持暂时和平。当双发都认为自己很强大而不能让步时,战争就来了。结果必然有胜有负,或者二者皆伤,他者胜出也未可知。此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坐山观虎斗。
 
就和平演变而言,也许我们误解美国人了,他们可能并不想什么“和平演变”。因为这么做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与其要一个烂摊子的中国,民不聊生、购买力低下,还不如稳定和平中国。我觉得美国人怕的,与其说是中国的侵略,倒不如说是一个对手,一个对美国现今世界领导地位的挑战。美国所怕的,正是美国国家利益受到侵犯,国力逐渐衰弱,失去领导地位,最终沦落为世界二流国家的恐惧。所谓的和平演变,不过是中国的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统治的一种谎言罢了。因为既是中国和平演变为资本主义制度国家,美国也不会把中国看作自己亲密无间的兄弟。看看美国对俄罗斯的态度和做法就知道了,稍有智商的人都会明白。美国人惟一看重的,不过是美国的国家利益罢了。
 
正如很多美国主流阶层所认识到的一样,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中美之间的某种形式的冲突必不可免。当冲突到一定程度,战争就有可能发生。这只是时间早晚的事, 美国不会眼睁睁看着中国强大到危害美国国家利益的时候。而中国要不危害美国的国家利益,只有不发展而乖乖作美国的小兄弟,但这又是不可能的事。问题是两国的领导人有没有理性和智慧控制战争的烈度、规模、范围和损失程度。既然未来并未完全可知,早作未雨之绸缪,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们可以强大了但不去侵略别人,绝对不可以弱小到任人欺凌。
 
站在全球史观来看待人类发展中的某个历史时期的一系列事件,也许你会有不同的观点和认识。切忌只用共产党写在历史书中又强行灌输给我们的那一套来看待日益变化的世界。

2 Replies to “闲情偶读有感”

  1. 完全赞同老大的观点!!!自己的路还要自己来走,别人的都只能是一种参考。
     
    好好照顾自己和祖国的未来哦!
     
     

  2. 最近,生病了,在家也正在看这本书,站在世界的角度看历史,真的是耳目一新,中国的历史在世界上占有独特的地位,但与欧亚大陆的其他国家的文明有很大差别,因为我们受其他民族的影响相比之下是非常少的,你会发现历史上曾出现过很多文明,它们都成为过眼云烟,只有那些先进的而且是发展的文明才能长久保持生命力地延续下去,中华文明之所以能较独特和连续地延续至今,一是因为我们地理位置在遥远的远东,外敌是难以进入的,二是因为我们的古代文明始终是先进而与时俱进的,所以能够生生不息,我想,只要我们的民族能够保持经济的强大和文化的先进,任何民族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失败和灭亡往往取决于我们自身的问题和矛盾,如果我们在不同的阶段能够不断地克服面临的困难,然后解决它,我们就能够进步,并不担心外来的侵略和挑衅。我相信我们的政治制度也会与时俱进的,尽管目前是你所说的那样,但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完全适合中国自己的制度才行,不能照搬西方的模式,因为我相信中国和中国文化都是独特地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我们需要学习别的民族,但更重要的是需要创造我们自己的政治体系,这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中国特色,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创造中国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