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为谁而鸣?

人的一切权利
从表达的权利开始。
 
德国最先逮捕共产党员,我因为不是共产党员,所以没有抗议。
随后他们逮捕犹太人,我因为不是犹太人,所以没有抗议。
后来,他们逮捕工会会员,我因为不是工会会员,所以没有抗议。
再后他们逮捕天主教徒,我因为不是天主教徒,所以没有抗议。
最后他们逮捕我,这时已经没有剩下几个人起来抗议了。
                                       ——尼默勒(martin niemo ller)
矿工不断死去,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不用下井;
农民工被欠薪,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还没有被欠薪;
贫困儿童失学,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自己的孩子还有书念;
穷人看不起病等死,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还付得起医药费;
农民土地被强制征收,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不需要种地;
妓女被拉到大街上公开示众,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还不会被示众;
正义之士不断被侵害,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还没有被侵害;
法律公平不断被践踏,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还没有被践踏;
社会道德底线不断被突破,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自己还分得清对错;
 
可是,总会有一天
有一天等不幸降落到我们头上,谁来为我们呐喊?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就是为你而鸣。
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
 

One Reply to “丧钟为谁而鸣?”

  1. 深刻啊,人们不能因为那些表面上不关系到自己的不公正的行为而漠不关心。顺便提一下,尼默勒似乎很有幽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