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眼光看宋史:历史上最伟大的朝代(Z)

    在许多人看来宋朝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糟糕的王朝之一了,“弱宋”二字似乎中国人对这个统治中国大部或半部300多年之久的朝代的最好概括。的确,按中国传统对王朝的评价标准来看宋朝也确实挺寒碜的。首先,要有强大的中央集权——这一点宋朝似乎还过得去;其次,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西域还不够,顶好是把莫斯科也弄来——这方面宋朝就差劲了,南宋偏安一隅就不必提了,诸如“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之类的讽刺诗句大把的有,就是北宋,真正把东部的国境线推到长城一线的时间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西北就更不用说;最后就是要扬国威于域外——“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宋朝就更加糟糕了,什么长驱漠北,直捣黄龙就别提了,连自己都保不住,每年不断的送钱,自称儿皇帝还老是挨揍。两个皇帝作了俘虏,两次在大陆上待不住要跑到海上去——这些都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光辉事迹。宋朝重文轻武,世风奢靡,娇纵积弱,累败于北方游牧民族,似乎是历代最为羸弱的朝代。 
    但是,如果我们改变一下自己的视角,试试按另一种标准来看待历史,不是只看王侯将相的“千秋功绩”,而是看看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群众的生活,也许情况就会大不相同。
    有宋一朝,经济空前发达,工商农税收入之高就连乾隆盛世也难望其颈背。宋朝的岁入远远大于其他任何一个封建王朝依然是一个无疑的事实。宋代大城市人口集中,北宋首都汴梁和南宋首都临安都是超过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南宋末期西方最大最繁华的城市是威尼斯只有十万人口。)清明上河图”更描绘了当时世界上唯一过百万人口城市的繁荣富贵。柳永作《望海潮》,这首写杭州的词是很有名的,传说宋、金对峙时期,金朝的一个荒淫的皇帝听人唱它,便十分垂涎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南宋都城临安(又叫钱塘、杭州),于是起了渡江南侵之心。这个传说虽不一定可靠,但它还是说明杭州很美,很繁华,很吸引人。
 
    北宋富强160多年,京都汴梁(今河南开封)“比汉唐京邑,民庶十倍”,“汴都数百万户,尽仰石炭,无一家燃薪者”。宋朝的汴梁城已经用煤(西方称之会燃烧的石头)而不是用木材生火做饭取暖了。当时西方都是用木头劈柴生活作饭取暖。中国1949年解放后的各大城市都没有达到这一点。新兴的市民阶层的诞生,富庶安逸的生活使宋人消费意识浓烈,极大地刺激了茶坊酒市、娱乐业等第三产业的繁荣发展。宋朝的城市不像唐朝的城市一到黑夜就一片黑暗了,宋城在黑夜里是灿烂的光明之城。因为宋朝不像唐朝一样实行宵禁,宋人有夜生活。因此在夜晚整个城市都在闪烁。 “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游人不止是皇亲国戚、达官贵人等少数的宋人,而是城里的广大的市民、大多数的宋人。宋人生活得是如此富足幸福。宋朝没有“路有冻死骨”的贫穷与“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悲观绝望。只有“西湖歌舞几时休”的醉生梦死的乐观、繁华。这样的生活不知是多少小资美梦寐以求的生活。
    有文章说两宋时代人均GDP2280美元,我无法考证,但我们可以从另一面看到宋朝百姓的富裕:
    北宋大臣著名大臣欧阳修抱怨世风奢靡时说:“走卒类士服,农夫蹑丝履。”意为现在的农夫走卒穿的衣服和士大夫一样,居然也穿上了丝制的鞋子。难怪有的西方学者说当时一位欧洲君主的生活水平还比不上东京汴梁一个看城门的士兵。当来自当时西方最繁华的城市威尼斯的商人马可波罗来到仅仅是吸收了很少一点宋人文明的元朝大都城时,竟然感到眼花缭乱,宛如身处人间天堂。(对马可波罗的存在以及他是否来过中国还有争议,但是世人所公认的是“马可波罗游记”描写的确实是当时欧洲商人接触到中国文明之后的见闻感受)
    宋朝是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两个没有爆发过全国性的农民起义的大型王朝之一。仅有的几次较大规模的起义,如李顺王小波起义,宋江起义,方腊起义,钟相杨幺起义等都不曾超过一省的范围。有这样良好记录的另一个朝代是西晋,而西晋之所以能够如此,恐怕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它的寿命实在太短了,根本来不及爆发起义。这个良好的记录从另一个侧面反映百姓生活的舒适。
    在“不以言论杀人”的传统下,文化也得到了长足进展。朱子儒学大彰其道,理学发展达到中国古代哲学进程的高峰。科技发展更是遥遥领先,《梦溪笔谈》等代表近代科学先声的匠学与哲学合流的著作首次出现。宋人先后发明了纸币和活字印刷,指南针和火药也日趋完善并开始大规模使用。宋朝的经济、文化和科技当之无愧世界第一。
    怎样看待宋朝的富而不强?
    几千年来,中国都一直遭受游牧民族的侵扰。 汉民族在历史上三次亡国:五胡乱华、蒙元、满清。这是冷兵器时代农业文明始终无法解决的问题,西汉汉武帝刘彻强悍,卫青霍去病七次深入漠北,击败北方匈奴主力,“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多么让人振奋,但西汉末年不是还得采用和亲政策处理游牧民族的问题吗?整个国家民族的利益靠一个弱女子王昭君打点,不让人惭愧吗?汉武帝再强悍也无法彻底解决北方游牧民族问题。大宋王朝没有用女子换取和平,而是用钞票换取和平,应该说更加人道和高明。大明王朝也有土木之变明英宗被俘事件,其实每个王朝都对游牧民族头疼,宋朝不应受到诟病。纵观汉,唐的历史,大规模扩张之后无一例外地带来国家由盛转衰的结果。 相比之下,宋太祖绝非刘彻,杨广,李世民那样的好大喜功,穷兵黩武之辈。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恰恰是这个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出身“职业军人”的皇帝,却建立了一个“大而不霸”,“富而不霸”的王朝。
    直到现代社会热兵器的产生,才彻底解决了强悍游牧民族的侵扰,游牧民族再强悍也是枪炮的耙子。美国是一个享乐至上的国家,人民生活富裕,对于战争有一种天然的恐惧感,军人怕死,不遵守纪律,但依靠经济和军事实力,却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战争,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这是一个赢家通吃的社会。我相信赵宋王朝时代如果有热兵器,那么赵宋王朝就是一千年前的世界霸主美国,凭借宋朝的经济和科技实力,肯定让强悍的游牧民族有去无回。
    从民生角度看,一个国家一个政府的根本职能是让其百姓安居乐业,在所有的封建王朝中宋朝无疑是做得最好的。国家并不应该成为少数所谓英雄粉墨登场的表演场地。汉武帝时代的强悍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全国损失百分之五十的人口,给他的继承者留下一个彻底被掏空的国家。我想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生活在宋朝当一个小资漫步在西湖边上,看西湖歌舞,而不愿意生活在所谓的汉唐盛世。历史总是不断重复,近代社会又产生了一个自比秦始皇的的伟人,秦始皇统一中国开疆拓土方面不亚于汉武帝,我们这位藐视秦皇汉武的当代伟人,为争当第三世界领袖,不断输出革命,不顾国内百姓生活贫苦,大把撒钱甚至在灾荒年代也不例外。对朝鲜,在抗美援朝时几乎倾尽国家所有去支援它,援助了六百亿美元,结束之后为了维持这个政权,又源源不断的提供各种援助,每年数额最少在几十个亿。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五十年,到现在中国仍然在援助他。真不知道中国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后又援越、援阿都是在国内百姓勒紧裤腰带的情况下发生的。当年巴基斯坦总理访华,问中国人要援助。那时中国也不富裕,所以周总理考虑之后决定给5千万。但把报告给主席看的时候,毛伟人竟连看都没看就在后面加了一个零。五千万瞬间翻了十倍变成五个亿,这一下把国家都援穷了,百姓的腰廋了,但毛不在乎,历史学家笔下,毛博得了美名。我们看一看到:从古到今,每一个铁腕伟人博得了盛名背后却是无辜百姓的眼泪。
    汉武度、唐太宗开拓疆土似乎中国人面子很光荣,但对于憧憬一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百姓来说,有什么用呢?百姓不要华而不实的虚名,百姓只要安逸舒适,生活安定, 你可不要指责百姓胸无大志。
    真正考量一个朝代一个历史人物应该从生产力的角度,从民生的角度,这或许是我们当代人采取的态度,开疆拓土大一统那种表面光荣的事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