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软件测试的7个认知偏见

影响软件测试的7个认知偏见


Deepika Mamnani 是 Capgemini 公司在测试实践领域的主要负责人,负责策划测试解决方案并为各个不同行业的软件测试组织制定切实可行的改进路线图。结合自己在测试领域丰富的实践经验和项目经历,Deepika 在 TechWell.com 撰文[1],指出了人们对软件测试常犯的7种认知偏见。本文就来聊一聊 Deepika 指出的这7种影响软件测试的认知偏见。为更好地理解这些心理学概念,在原文的基础上,本文补充了对某些心理学术语的大量解释。

常言道,“眼睛只能看到头脑准备好去理解的东西” (The eye sees only what the mind is prepared to comprehend)。这句来自法国哲学家亨利·柏格森(Henri Bergson)[2]的隽语,用在软件测试方面,十分贴切。

当然,这句话也适用于我们所具有的所有角色。比如,验证应用软件工作正常的测试人员、构建基准测试过程的质量保证专家、评估组织状况的战略家,亦或是测试组织的头脑人物。人们往往基于由周围的环境、自己的背景、所具有的文化以及个人经验所造成的偏见,对某些事物做出判断。对于软件测试,亦莫能外。

这里,简单概括了在软件测试和质量保证实践中容易造成偏颇的7种认知偏见。

  • 锚定偏见(Anchoring bias):即头脑通过第一印象产生偏见的一种心理偏向[3]。它是指把信息固定在初始阶段,一旦固定,我们就无法对接下来的信息做出全面的判断。之所以会有这种偏见,是因为我们的大脑给予了最先接收到的信息过多的关注。因此,相对于后来接收到的信息,初始印象、想法、价格和评估所占有的权重过高。在基准分析和测试评估行业里,QA 评估师常常会拘泥于一些传统的度量指标,并用这些度量指标作为评估的基准线。他们忽视了业务指标的变化,以及测试组织的状况日渐成熟,这些变化能极大地影响 QA 评估师所拘泥于的那些度量指标。
  • 知识诅咒(Curse of knowledge):知识诅咒是一种认知偏差,它是指,专家们通常用生涩难懂的专业术语进行交谈,由此丧失了与非专业人士之间的沟通能力。该词由Robin Hogarth首先提出[4]。我们经常见到,软件开发人员和测试人员就某个问题各说各话,谁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知识诅咒导致软件测试人员将重点聚焦于他们最为熟知的领域,而不是去评估软件用户可能会发现重大问题的领域。例如,当测试财务应用软件时,直到一名交易员告诉我在交易平台上每日费率(daily rates)才是使用最多的因子时,我一直都把实时费率(real-time rates)看作是最关键的因子。
  • 自动化偏见(Automation bias):随着各种自动化工具的增加和扩展,人们有一种倾向,总想要自动化每一件事情,这可能不一定会让测试时间缩短。人们往往会迷信于自动化的强大威力,常常满怀自动化的冲动,往往相信自动化能带来更多的产出、更快的速度。但很多时候却未必。实际上,迫切需要提高速率时,才应当进行自动化,而不是与之相反。
  • 风险厌恶偏见(Risk aversion bias):又称风险趋避,或风险规避[5],是一个经济学、金融学和心理学的一个概念,是指是一个人接受一个有不确定的收益的交易时相对于接受另外一个更保险但是也可能具有更低期望收益的交易的不情愿程度。在软件测试领域,软件测试人员通常倾向于构建不断膨胀的回归测试集合,而不愿在测试覆盖方面承担任何可计量的风险。这完全没有必要地拉长了测试执行时间,并导致了大量测试的重复执行。
  • 种族偏见(Ethnicity bias):这里不是指来自不同种族的人,彼此对另一个种族的人心存偏见。它是指固有地存在于人们自己种族文化中的软件标准的测试。例如,英语母语的读者认为,从左到右、自上而下地扫视可见区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但这并非在所有语言下都如此。比如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就是从右向左排列的。而日本人也不会在复选框上放一个 X 来表示“接受”;对他们来说,这表示“拒绝”。种族偏见更多地是指,由于不同种族文化的差异而导致软件测试人员在测试过程中,没有考虑到其他种族文化的实际表现。这个问题可以通过系统化的全球化(G11N)、国际化(I18N)和本地化(L10N)测试来避免。而更重要的是,要在软件需求、分析、设计、开发等各个环节都考虑到国际化的实际需求和实现方法
  • 认知惰性(Cognitive inertia): 认知惰性[6] 是指,正如人们行为的惰性一样,在认知上人们生性不愿对事物投入过多的认知资源,在没有意志力的条件下,只愿意对事物进行表浅加工,或者只停留在事物的既有认知上,并倾向于以主旨(gist)方式的模糊痕迹来表征事物原信息, 由此引起决策“异像”。人的这种特性就是认知惰性[7]。这种现象在业务开发中尤其普遍。人们有一种倾向,即销售相同的测试服务,特别是当销售人员的业务目标在过去通过销售这种服务已经完成过时。市场动态瞬息万变,而一年之前的那个扣人心弦的测试故事,在今天也许已经不再有任何意义。
  • 等级偏见(Hierarchy bias):在西方社会里,测试专家与高级管理层拥有不同的想法、技术和观点,很多时候甚至直接与高级管理者针锋相对的情况,非常常见。但在其他文化里,存在向等级制度妥协的倾向。根深蒂固地拥有这种等级偏见观念的高级领导人,往往乐于创建一个不利于创造(creativity )和创新(innovation)的环境。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领导者往往会向团队和测试人员施压,要求一些不太可能达成的目标,甚至降低测试要求,损害测试的权威和产品质量。

而承认偏见的最困难部分是,诚实地进行反省检验、识别存在的偏见,而最重要的是,接受我们的偏见。一旦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纠正这些偏见并作出正确的决策就会成为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Deepika Mamnani 介绍


Deepika Mamnani's picture

Deepika Mamnani 是 Capgemini 公司在测试实践领域的主要负责人,负责策划测试解决方案并为各个不同行业的软件测试组织制定切实可行的改进路线图。Deepika擅长于对跨越整个软件开发生命周期的软件测试流程进行评估。她是为测试组织定义组织与治理结构方面的专家,已经帮助众多测试组织建立了集中式的卓越测试中心( testing centers of excellence)。她是很多国际测试大会的演讲者,还在 QA 等主题方面举办了很多在线讲座。Deepika 是CSTE、CSQA以及Certified Scrum Master(CSM)。

参考文献


[1] Deepika Mamnani. 7 Biases That Impact Testing, https://www.techwell.com/techwell-insights/2015/06/7-biases-impact-testing.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enri_Bergson

[3] Tversky, A. & Kahneman, D.(1974). “Judgment under uncertainty: Heuristics and biases”. Science, 185, 1124–1130.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choring

[4] Camerer, Colin; George Loewenstein & Mark Weber. The curse of knowledge in economic settings: An experimental analysis.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989, 97: 1232–1254.

[5] Simonsohn, U. (2009). “Direct Risk Aversion: Evidence From Risky Prospects Valued Below Their Worst Outcome” (PDF).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 (6): 686–69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isk_aversion_(psychology)

[6] Huff J.O., Huff A.S., Thomas H. (1992). “Strategic Renewal and the Interaction of Cumulative Stress and Inertia”.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13: 55–7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gnitive_inertia

[7] 段锦云,基于认知惰性的创业风险决策框架效应双维认知机制探究,浙江大学理学院博士学位论文,200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