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功能优先级排序的一个见解

在讨论产品功能如何进行优先级排序以便于更好地优先开发、尽早体现产品价值的时候,某位著名产品经理人分享了他的经历和看法。本文就是由这位产品经理的发言总结而得。


我也说一说我对优先级排序的看法,因为我自己也参与了创业项目,参与了整个产品运作的讨论。

这个产品有一些非常宏大的构想,以至于要延伸到十年以后,其中包含了23个模块。在我们整个的讨论过程中,我发现我们从来没有任何参数或系数的概念,因为这些模块不是因为某个参数带进来计算值是多大,他就需要先看看,先开发。

这就像我们个人的成长历程,我们总是先上幼儿园,后上小学再上中学,大学,毕业以后成为程序员,再变成架构师,只是一个天然的成长过程,它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我们不能说因为幼儿园更重要,所以我才先上的幼儿园,是在那个时间点上,我们就是该去上幼儿园。(冰块点:事物有其成长、发展的自然规律。有些事情的先后顺序是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固有规律,是无法改变的。)

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一个产品,远在排序需求的优先级之前,应该先绘制自己的产品,路线图,也就是从商业运作的角度看,应该先运作什么在运作什么,最后有哪些可能的分支方向?这些分支方向决策的时候,或许会用到某些参数,但更多的还真是拍脑袋。所以是,先Why和What。

这23个模块,是产品经理就是我,和投资人一起圈定的。由于它们的尺寸过于巨大,还远远没有到达拆分成用户故事地图的状态。相反的,我们要思考的反而是,更大的,为什么?也就是说这些模块有哪些可以下手,下次之后我们会获得怎样的成果,对于未来别人收购我们,或者我们独立运营各有哪些影响。尺寸太大,是因为整个产品的构架过于庞大,这个时候我们要从众多的大型尺寸的构想中,找出最早可以进行开发和生产的东西。

总之,它不是一种理性的数字计算的结果,绝对是真正的一商业的头脑,来做感性分析的结果。我们发现他们与其他的模块相比,并不是某一个参数,小或者大,而绝对是因为这件事情就是我们当下要做的。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认为第一层级别的优先级排序,绝对是商业的,感性的认识所产生的产物,只有在排完这一生层之后,后面可能才会有一些所谓的理性的量化的比较。

而且在这一层上我们做决策的时候,依据的不是类似投入,产出比这些东西,而是我们这一层如果要做,和谁来做?合作伙伴是谁?做第二层之后,又会产生哪些新的合作伙伴?有哪些用户可能从中受益,从而在我们的市场中,对我们的产品形成什么样的品牌效应?总之,全都是很难量化的东西。

我们的老板还真的是个商业天才,他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独立的预见了微信小程序的出现。他甚至已经开始问我如何开发一种无需下载就可使用的软件。而我们本来设计的产品是要偷偷做出来,运营一段时间以后,劝说微信收购我们,但实际结果是,微信开发了完全相同的产品,前两个模块的功能几乎完全重合。

所以我觉得,刚才在讨论需求优先级排序的时候,应该有两层,第一次是非常大的老板,所进行的排序,他们排序的依据以及排了什么东西,有很多都是保密的,不会告诉别人。我们自己的23个模块,现在只有前两个是我可以在某些场合中提到的,后面的我现在都闭口不谈。

而到了普通层次的产品经理,他们看见的应该是一个相对确定的东西,这时候他们在基于某些,可以理性化的东西进行排序。但是排序的结果,必须是上层老板可以理解的,而且上层老板极有可能,基于不可说明的原因来修改排序结果。但至少产品总监的层面上,应该所有事情都知道。

就像滴滴打车被收购以后,第一个功能是补贴功能,也就是投资方迅速占领市场,类似这些功能根本无法从一个参数的排序体系中获得,但是在商人眼中,这是一个一望而知的东西。最上层的很多传统公司都有战略解码之类的活动支持。

第一个模块其实是我发现和设计的,第二个模块是他发现和设计的,我最开始很反对她把第二个模块放在第二位,但后来事实证明,他居然是正确的。

伟大的产品经理好像真的是拍脑袋的吧?!华为的高端手机是任正非怒摔低端手机后的成果!感性需要老板是商业天才,才可能成功。